鼯鼠

骨头不那么轻的鼠

偶遇美人蕉

单要写一句诗,我们得要观察过许多城、许多人、许多物,得要认识走兽,得要感到鸟儿怎样飞翔和知道小花清晨舒展的姿态。得要回忆许多远路和僻境,意外的邂逅,眼光望尽他接近的分离,神秘还未启明的童年和容易生气的父母,当他给你一件礼物而你不明白的时候和离奇变幻小孩子的病,和在一间肃穆而紧闭的房间里度过的日子,海滨的清晨和海的自身,和那与星斗齐飞的高声呼号的夜间的旅行。 ——【捷克】里尔克 《伯列格随笔》

ctm怎么都那么丑

这个灰蒙蒙脏兮兮阴沉沉吵闹闹淫荡荡的小破城市

© 鼯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