鼯鼠

骨头不那么轻的鼠

不必跟随,以后不会再说在外面好无聊,想让你来陪我这种话了。你是你,我是我,不能换个人依赖。所有重要的名字都变得不再重要。我在太原和谁一起假装悲伤,一个人的北京,杭州的夏天每天都在下雨,脏兮兮的终于回到了管庄,宜宾的董小姐,我正在下着雨的无锡乞讨着生活的权利#以地入歌#我也不想在你们不想聊天的时候硬扯着你们,可是如果我不找你们你们又不回来找我那样子时间长了,会散的吧我也没办法啊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出了让步可是我被摆脱和我聊天大概真的是很无聊的事吧成为有趣的人还是跳出有趣的牢笼说到底最难过和最高兴的时候一直一直只有自己对你们感到失望这种话我都没资格讲现在不讲话到以后读书了我叫你们一下一个礼拜回来一次看一次回复每次都是空白我在对话框里跟你们哈哈哈哈我在电脑面前板着个脸我觉得自己可以消化掉这些东西可是我连咽都咽不下去反正只有我一个人始终都是一样那些以前觉得啊默契啊运气只不过是凑巧而已我不会再把凑巧当成生活的必需品讲出来真是恶心啊每个暑假都要这样来一次有时候真的有点讨厌网络因为网络自己不在那么坦荡可是究其原因还不是自己没用没有意志力我最想找到的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可是越来越多的事情证明你们不是绝对不是我也不会再想要了反正我只有我自己万事靠自己我那么努力安慰自己催眠自己让自己可以平和一点但是我最想说我好难过反正许多人来来去去伪善的人来了又走人在的时候,以为来日方长,什么都有机会,其实人生是减法,见一面少一面。你们到底懂不懂啊

评论

© 鼯鼠 / Powered by LOFTER